植物科技─關於循環經濟與安全

 

  • 字級

John Gerard 在1597 年的《Herbal》一書曾提到:「植物妝點的大地,彷彿披著綴滿東方明珠的精緻刺繡長袍,並飾以燦爛多變的各種稀罕珍貴珠寶,還有什麼比得上凝視這樣的風景更讓人心情愉悅呢?」
 
植物讓您聯想到什麼?舉凡食、 衣、住、行、育、樂、造景乃至於醫美、保健、醫療、生物科技,從傳統到現代,人類及自然環境中,大小事物和植物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。無論是生態的平衡還是物競天擇的食物鏈,總會有意想不到的應用。但您是否曾經想過,植物和您的生活安全,其實也是可以有關係的?
 
早期人們將農作物做糧食應用,剩餘的農業廢棄物,就只是「廢棄物」,最多就是將之作為肥料就地應用。但隨著科技進步,人類在工業及各個製造產業的生產技術蓬勃發展,農產品植物應用的範圍也日趨廣泛,但隨之而來的農業廢棄物也隨之日益增長。全球土地資源有限,人口增長,農業持續生產,不可再生資源的枯竭,乃至於工業生產與隨之產生的汙染,讓人們開始思考環保與經濟發展的關聯性問題。英國學者Kenneth Ewart Boulding 於1966 年的《即將到來的地球宇宙飛船經濟學》論文中首次提出循環經濟(Circular Economy) 的概念。時至今日,全球愈來愈多研究單位,包含台灣工研院、歐盟NoAW (No Agricultural Waste)計畫之多國農業與生物科技專家學者,皆致力於農業循環經濟的發展。
 
為何說植物和生活安全,其實也是可以有關係的?
消防安全一路發展至今(21 世紀),消防設備可說多元廣泛,近乎理想。但其中的環保問題,卻一直仍未受到世人重視。消防設備中,對人體健康及環境危害影響程度最廣泛的是滅火藥劑,因其在設置開始,就是一個問題的起發點。何以如此論述?因滅火劑有幾個途徑可滲透於生活當中:①滅火動作執行;②消防教育演練執行;③誤釋放(人為疏失、不當用途、機械故障等原因造成);④使用期限到期未使用或變質而需廢棄。其中尤以第4 項廢棄的問題,影響層面幅遠以及數量最為大宗。
 
有鑑於此,穩譚科技以環保永續為研發目標,自2001 年起開始研究,以天然植物為基底取代傳統化工成分調配的滅火藥劑的可能性。累積多年發展植物組合技術及滅火實測經驗,最終研發出可生物分解及通過多項毒性試驗的環保滅火藥劑。
 
現有滅火產品環保問題
市面上滅火劑多以化學材枓合成製作。美國在1961 年開發了ABC 乾粉滅火劑,這類滅火藥劑主成分為磷酸二氫氨(Ammonium Phosphate Monobasic),其餘各廠家未公開的成分大致上有:白土(Clay)、矽化物、雲母等其他未知成分。於1965 年亦是由美國率先將泡沫滅火劑應用於消防,泡沫滅火劑常見成分:全氟辛烷磺酸 (Perfluorooctane Sulfonate ; PFOS)、氟(Fluorine)、氯(Chlorine)。這幾類成分無法被人體及環境分解,且有生態蓄積性,其中尤以PFOS 對人體健康影響最顯著且對環境汙染程度最為深遠,甚至被稱為「沒有護照的毒性物質」。至於二氧化碳滅火器,同時也具有加重溫室氣體的問題,您是否未曾思考過,滅火器竟然也是增加碳排量的來源之一?
 
這些主成分為化學原料之滅火劑至今歷時將近60 年從未被取代,也因為這無可取代的特性,造成人們總是以人體健康及生態環保為賭注,屈就消防安全需求的無可奈何心態,可以說是環保被消防綁架。
 
現有滅火產品安全問題
滅火器的功能在撲滅初期火災之用,旨在抑制火源造成後續災害擴大而造成的人員傷亡及財物損失風險。本是立意良好的消防設備,其操作過程,其實有一些造成人員傷害風險及影響維生的問題,是眾多使用者及單位所不知道的。以下針對現行滅火產品所面臨問題點,進行分析:①放射過程,環境視線不佳,阻礙現場人員逃生及疏散路線。(乾粉滅火器、二氧化碳滅火器─以下稱CO2滅火器);②放射過程,空氣PM2.5 粉塵爆量,造成現場人員呼吸困難,誘發氣喘,不利逃生及維生。(乾粉滅火器);③放射過程,噴發腐蝕性粉塵,造成現場人員皮膚接觸、傷口接觸、吸入呼吸器官及呼吸道的傷害。(乾粉滅火器);④放射過程,需考慮週遭空間環境的二氧化碳含量,若空間二氧化碳濃度過低,會影響滅火效能;若空間二氧氣濃度過高(大於3%),會造成現場人員有缺氧的風險。舉例來說,43 立方公尺的密閉空間,放射1 支5 型的二氧化碳滅火器(充填量2.3 公斤,滅火效能值B-1,C),即會造成人體不適,進而造成不利逃生及維生困難的狀態。(CO2滅火器);⑤放射過程,若太靠近人體,會造成現場人員有凍傷的風險。(CO2滅火器);⑥使用錯誤滅火器,造成無法於第一時間滅火,而進一步擴大成災。很多醫療院所或企業單位,會在建築內設置乾粉滅火器,由於擔心乾粉放射時會造成人員及機器的危害,旁邊會再加配一支CO2滅火器,使用者通常不知道CO2滅火器並沒有滅A 類火的效能值(床單、尿布、衣物、建材等)。在火災發生時,延燒最多的是A類物質,現場人員在火災突發狀況,如果隨手抓起的是CO2滅火器,可以預期,火勢是無法被撲滅的,在此條件下,火災勢必開始擴大延燒,而造成整棟建築物的人員都陷入火災造成的危害之中(例如煙、高溫、火焰);⑦未通過毒性檢測的滅火藥劑流通於市面上,台灣尚未有具體法規規範毒性問題。
 
從迫切需求族群開始改變
火之所以成災,乃是因為初期火源發生時,無法在第一時間被撲滅,進一步向四週可燃物延燒,不斷發展持續擴大,造成蔓延。火災燃燒的速度約每分鐘擴大2~3 m,社會中有幾個避難弱勢的族群,例如:醫療機構、養護機構、嬰幼兒托育機構等人員,在火災發生時,逃生速度緩慢,甚至無自主逃生能力,護理人員或保姆人員在自顧逃生時,又要兼顧協助住民或嬰幼兒逃生,因此只能消極的將人員安置於建築物內之防火避難空間。這種種的困難,皆因初期火災無法被撲滅,才會衍生。若護理人員或保姆人員在發現初期火災時,都有能力,且有正確、安全的設備來撲滅火災,這將是解決各養/醫護機構、及嬰幼兒托育機構消防安全問題的根本之道。
 
綠色消防安全替代方案
目的在撲滅初期火源的滅火器,在緊急危難時,其放射過程應對現場人員也是相對安全的,才不違背滅火器的使用意義。目前市面上已有相對於以上所整理出問題的滅火器而言,較安全及環保的產品出現:①滅火器通過國家型式認可+ 個別認可,一般建築法規均適用;②滅火劑以多種天然植物提取;③滅火器可滅A 類火(固體可燃物)、B 類火(油類可燃物)、F 類火(廚房油類火),讓現場人員在拿取滅火器時,不會有因緊張或危急致無法做出正確選擇而拿錯滅火器,造成火勢錯過滅火黃金期而擴大延燒的風險;④瓶內填充的藥劑通過SGS 之PFOS、氟、氯、APEO 試驗;⑤瓶內填充的藥劑通過SGS 之試驗,生物分解度大於97%,放射後之藥劑,可作清潔劑使用,有利災後復原,且對排水不造成汙染;⑥瓶內填充的藥劑通過台灣農委會大鼠口服及皮膚毒測LD50>5,000 mg/kg;⑦瓶內填充的藥劑通過台灣農委會斑馬魚毒測LC50>100 mg/L;⑧瓶內填充的藥劑pH 值為中性,無腐蝕性粉塵;⑨放射過程環境視線清晰,不阻礙現場人員逃生;⑩放射過程環境無粉塵,不阻礙現場人員逃生及維生;放射過程不會瞬間低溫,不會造成人員接觸有凍傷之風險; 放射過程不會排擠空間氧氣,不會加重現場人員逃生及維生的風險。
 
當綠色消防搭上循環經濟
傳統滅火劑最大的問題就是,無法被環境所分解,產品從生產製造後即是一個環境汙染源的誕生。穩譚滅火劑之生物分解度大於97%, 無論是滅火救災或是藥劑到期後,對環境皆無不良影響。最大的特色是可以作環保工業清潔劑使用,甚至是可稀釋至1.5% 作為肥料使用。
 
 
 
消防與環保並進的綠色安全時代已來臨
現行符合消防法規的滅火產品,其設計條件並未針對特殊需求族群做分類,也尚未針對環保及毒性要求具體規範。致使相關單位在面臨火災時,遭遇救災及疏散的困難與二次危害,甚至可能因此背上業務過失的責任。如何從源頭解決安全的根本問題,遠比事後補救及咎責來得重要,除了能減少相關人員的業務責任風險,也能保障全體人員的生命安全、生態環保、甚至是各方的財產安全。環境汙染問題是日積月累所造成,我們不應忽視每一個對環境有所影響的細節,才是具體實踐環境保護的核心精神。以「人的安全與環境保護」為第一優先考量,將是未來政府及各單位消防安全管理的永續發展目標。(廣編企劃)
 
安全小幫手
請檢查一下您手邊或生活週遭的滅火產品,瓶內填充的滅火藥劑是否有通過國家型式認可和毒性檢測呢?小小一個動作,確保您及家人與環境的安
全!
 
廠商聯絡資訊
穩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聯絡人:劉銀婷 小姐
電話:03-5426363
手機:0912-528734
傳真:03-5338706
信箱:rona@yongxinnef.com
地址:新竹市湳中街121 巷7 號
 
★完整檔案內容請點選檔案下載

分享